首頁 > 醫藥營銷 > 營銷技巧

那一年,我去了輝瑞,你留在醫院

2017-10-23 16:21 點擊:

1987,讀完五年醫學本科,我和芳畢業了,藏在心中的愛終于可以釋放了。我們幸運地分配在同一家醫院工作,憧憬著美好未來,努力工作,也主動承擔了很多打掃衛生的工作。現在的大學生也許根本無法理解愛為什么要藏在心中?為什么還要打掃衛生?

星期天我們一起去公園玩了一天,很開心,我發誓將來要帶她去北京、去美國。她萌萌的、狠狠的點了又點頭。或許,一切就可以按部就班的發展下去,可是……

那一年,我去了輝瑞,你還留在醫院。

你看著我上了火車,慢慢地離去,我們沒有多說什么,心里都知道,過去已成為歷史了。

 

1年后,芳1年的工資和我1個月的差不多;

2年后,我當了地區經理,芳還是見習醫生;

3年后,我升為大區經理,去過一次原來工作的醫院,醫院門口掛上橫幅“熱烈歡迎輝瑞制藥領導蒞臨指導!”(現在看來是天方夜譚,那個年代這種事還不少。)我在醫院會議室用了幻燈機,介紹了“達肝素鈉是不一樣的低分子肝素鈉”。芳和她的同事聽得很認真,不但做了筆記,還提了些問題。

5年后,芳的老公騎著自行車帶著她來參加了同學聚會。懷舊和談論我那臺桑塔納是聚會的主題,在同學們羨慕、嫉妒、恨的目光中,我堅定地認為五年前選擇了一條正確的道路,并以為因此放棄愛情也值得,還有幾個男同學心癢癢的想要出來跟我干。

10年后,芳研究生畢業,正在讀博士。我繳了十幾萬讀了EMBA,想著過幾年再搞個不出國的洋博士學位證書。芳從原來的醫院調到省城醫院做了副主任醫師,我當上銷售總監。我們經常會在一些學術會上見到面(醫藥培訓圈),慢慢地我不再稱呼她“芳”,而改為“陳老師”。芳講得一些課題,我已經不怎么聽得懂了。我還在反復地講著“達肝素鈉是不一樣的低分子肝素鈉”,不過也有進步,可以完全脫稿講。

12年后,陸續地有一些醫院里掛上了“醫藥代表不得進入”的牌子。

15年后,我和芳一起去了美國,芳作為醫學專家去參會,我作為工作人員去服務。芳很忙,在美國,她只和我說了一句話“你兌現了10多年前的承諾,帶我到美國了!”這句玩笑話像刀一樣無情的割著我的心。芳在演講臺上講著她的醫學論文,還是英文的。我在會場門口的易拉寶旁站著,易拉寶上還是寫著“達肝素鈉是不一樣的低分子肝素鈉!”

20年后,我和芳都快50歲了,芳當上了副院長、學術帶頭人。我已離開了輝瑞,換了幾家國內藥企。發現原來銷售和藝人一樣,都是吃青春飯的。習慣了運籌帷幄、指點江山,驀然回首,發現很多事自己都不會做了。

慢慢地,我發現自己開始迷失了方向,有了恐慌感……

Tags:采購管理

責任編輯:露兒

圖片新聞
Chinamsr醫藥聯盟是中國具有高度知名度和影響力的醫藥在線組織,是醫藥在線交流平臺的創造者,是醫藥在線服務的領跑者
Copyright © 2003-2019 Chinamsr醫藥聯盟 All Rights Reserved
网赚网站